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文章来源:zhanqunjishuduange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9 11:43:4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云暖太难受了。她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,人也不是那么清明了。肖烈想送她回家,可是他知道小区,却不清楚具体的门牌号。带她回他家吧,何妈倒是能帮着照顾,但何妈人絮叨,女孩子脸皮薄,他担心明早醒来,云暖不自在。“你戴上一次性手套洗。”云暖凶巴巴地说。云暖简直无力吐槽:拜托,就算不好看也比冻成狗强吧!

*老公是腹黑大人看了一会儿,她举起一颗爆米花,仰头问:“你真不吃点吗?”虽说是见家长,可是想象中你问我答这样严肃的场景压根没发生,外婆只问了问云暖家里有几口人,父母是做什么的。就像只是单纯地想找人聊天一样,让人很是舒服亲切。云暖正要说话,不防男人捏着她的小下巴强迫她抬起头,劈头盖脸地亲下来。

肖烈扬眉看着她,半晌,啧了一声,没说话。她的皮肤真得很白,细腻光洁得像剥了壳的蛋白。一双形状漂亮的杏眼,笑起来时更加好看,仿佛会说话。只是,此刻不知为什么,长长的睫毛无精打采地垂着,水润的唇瓣下细白的牙齿啃着自己的指甲。肖烈刚“喂”了一声,那边云暖软绵绵的抱怨声,就顺着电流爬过来了:“你怎么这么早打电话呀?”最后一个“呀”字拖得很长。

与此同时,门铃声再响。肖烈盯着电脑屏幕,眉头微锁,似乎在思考什么难题。过了一会儿,他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,随手点着,抬起头,正对上云暖的视线。祁泓胤本是谦谦君子,再加上未来妹夫又是自己未来小舅子,于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,眉毛又落了下去,笑着应了。




(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